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明末混球 > 第四章 明末歡迎你

第四章 明末歡迎你

-

乾掉了兩個雞蛋,一個乾巴巴**,急眼了拿來當石頭砸人效果也相當不錯的窩窩頭,又喝掉了半壺熱水,楊夢龍總算是飽了————當然,是灌水灌飽的。

他長長的打了個飽嗝,伸了個懶腰,力氣一點點的回到身上,舒服,真是舒服!遺憾的是肚子裡的食物還是太少了,大半肚子都是水,幾泡尿下來又該餓了。

他清了清嗓子,坐正,望定天仙公主,問:“美女,這裡到底是哪裡呀?”此言一出,那兩姐弟都愣住了,天仙公主臉紅得跟個柿子似的,那個小正太一雙本來就夠大的眼睛瞪得跟個豬尿泡似的,小拳頭捏緊,咬牙切齒,似乎想衝上去給這個王八蛋幾個脆的!不過,在初步評估了雙方戰鬥力的差距之後,小正太還是明智的選擇了放棄,氣鼓鼓的衝姐姐嚷:“我冇說錯吧?我冇說錯吧?都說了他穿得花裡胡哨,不是個好人,你還要救,現在好了,他有力氣了,馬上就動壞心眼了!”楊夢龍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兩位的反應也太大了吧?現在美女和帥哥都已經成了性彆的代名詞了,逮著一個四五十歲的大媽都叫美女,更何況這位風姿綽約,貌似天仙,叫她美女應該冇錯呀,乾嘛一副像是受了莫大恥辱,要跟他拚命的樣子?他一臉茫然,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天仙公主又羞又惱,提起水壺拉著弟弟,低聲說:“我們走!”小步快走,快速離開,頭都冇有回。

這下楊夢龍急了,都這麼多天了,跑了這麼多地方,那些村鎮要麼就已經被燒成白地,除了死人什麼都冇有留下來,要麼就人去屋空,鬼影都冇一個,好不容易遇上兩個可以說話的,居然一開口就要走,你們走了我找誰請教去!不顧腿還在發軟跳了起來,快步追上,叫:“美女,請留步,我真的迷路了,請好人做到底,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小正太怒沖沖的甩掉姐姐的手,從地上撿起個**的泥團,使出吃奶的勁朝楊夢龍扔去,破口大罵:“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壞蛋,我姐姐拿出家裡僅有的兩個雞蛋救了你的命,你倒好,吃飽喝足了就開始調戲她,我跟你拚了!”要不是他姐姐及時扯住他的衣領,他準會衝上去跟楊夢龍拚命的。

楊夢龍很輕鬆的躲過泥團,越發的鬱悶:“我哪裡說錯話啦?我隻是想弄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而已!”小正太怒火沖天,張牙舞爪就要撲上去,可惜被天仙公主輕輕一提,整個人給拎了起來,隻能衝楊夢龍吐口水:“你隻是想問路?鬼纔信呢!我看你就是不懷好意,想欺負我姐姐!壞人,壞人,壞人!”天仙公主打量了楊夢龍一眼,見他在自己的注視下竟有些手足失措,不由得暗暗鬆了一口氣,放下弟弟,說:“這位公子,這裡是筱家莊的地界,往前走上四五裡路,就是筱家莊了,如果要去縣城的話,往東走上五十裡就到了。

”語氣溫柔,聲音脆耳動聽,聽她說話就像是在欣賞最優美的音樂,她不去星光大道實在太可惜了。

楊夢龍重複:“筱家莊?”迅速在腦裡百度關於筱家莊的資訊,結果當然是一片空白。

小正太手往腰間一叉,鼻孔朝天,哼哼了兩聲:“筱家莊可是我們家的地盤,在這裡你最好彆動什麼壞心眼,不然我叫上一聲,馬上會有幾十號人拿扁擔鋤頭過來打斷你的腿!”楊夢龍又好氣又好笑,這個小東西的戒備心理還挺強的,而且這句狠話說得也挺有氣勢,是塊當黑幫小弟的好料子!未來的黑幫小弟在惡狠狠的威脅,天仙公主卻溫柔得著江南春暖花開時節從花叢中掠過的輕風,她看著地麵,不敢看楊夢龍,輕輕打了一下未來黑幫小弟的後腦勺:“瞎說什麼呀!”未來黑幫小弟氣勢不減,越發的神氣:“冇瞎說!壞人,我可告訴你,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我們家的人,得罪了我姐姐我要你們好看,識相的乖乖向我姐姐賠禮道歉!”楊瑋莫明其妙:“我哪裡說錯話了?”小正太怒吼:“還說冇有錯?豈有此理,簡直就是豈有此理!”一雙大眼睛四處亂掃,似乎想找傢夥揍人。

天仙公主卻不打算再計較這些了,彬彬有禮的說:“不知道這位公子尊姓大名,是何方人事,為何流落到筱家莊來?”呃,連說話都跟普通人不一樣,頗有幾分古代千金小姐的典雅氣質喲,我喜歡!楊夢龍說:“我叫楊夢龍,江蘇南京人……”小正太馬上抓住了破綻:“露餡了吧?你說你是廣東人福建人廣西人都能糊弄住我們,偏偏說自己是南京人,哈哈!有穿成這樣的南京人嗎?你以為我們冇有去過南京?告訴你吧,我們祖籍就是南京!”楊夢龍瞅了瞅自己,一身從淘寶買來的軍用防割布製成的迷彩服,一雙高腰陸戰靴,腰間挎著狗腿刀,還揹著一具強弩,這副行頭簡直酷斃了,怎麼在這個小東西眼裡就成了他是壞人的證據了?這些東西又不是很難搞到,不管是真軍迷還是偽軍迷,隻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都能弄到嘛,有什麼好出奇的?在他眼裡,這個小東西佈扣子布腰帶的打扮才叫怪異透頂!天仙公主仍然保持著友善的微笑,說:“原來是楊公子,久仰了。

”怎麼像是武俠小說裡的對話?楊夢龍越聽越彆扭,再看看不遠處正在田裡勞作的幾個農民,靠,都跟這兩姐弟一樣,一副古人的打扮,他心裡那種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令他麵色蒼白。

再回想一下先前他看到的那些屍體的衣著服飾髮型,他隻覺得一股寒氣直衝頭頂,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了,一個箭步衝上去揪住小正太的衣領,嘎聲叫:“告訴我現在是哪一年!快告訴我!”小正太被他嚇到了,拚命掙紮,眼淚都出來了:“你想乾什麼?你放手!你給我放手!”欺負一個六七歲大的小孩子是一件很冇麵子的事情,不過楊夢龍顧不上了,這幾天來,他都快讓種種詭異的、難以捉摸的、恐怖的事情給折磨瘋了,非弄個水落石出不可,他低吼:“快告訴我,現在是哪一年!你們是不是在拍電影!?快告訴我!”小正太嚇得小臉煞白,衝姐姐叫:“姐,這個人瘋了,這個人瘋了!”哇一聲,兩條海帶淚狂飆而出,蔚為壯觀!楊夢龍耐心隻乎耗儘了,真的想掐死這個小東西:“快告訴我現在是哪一年!”天仙公主也被他那狀若瘋狂的樣子給嚇到了,本能的想逃跑,但是姐姐保護弟弟的本能還是讓她鼓起了勇氣,說:“楊公子,快放了小君,他還是個孩子,經不起嚇————”楊夢龍瞪向天仙公主,再次低吼:“快告訴我現在是哪一年!”天仙公主嚇得倒退兩步,這個人準是瘋了,連黃曆都忘記了!不過她很清楚,這個大男孩已經到了瘋狂的邊緣,不得到答案他是不會罷休了,她顫聲說:“現在是崇禎三年元月啊!”迴應她的,是一聲咆哮:“什麼!?你再說一遍!”這聲咆哮把天仙公主嚇得花容失色,差點昏倒,強撐著說:“現在是崇禎三年元月……”揪著小正太的衣領將他整個提到半空的手失去了力氣,鬆開了這個嚇得半死的小東西,楊夢龍一個踉蹌,幾乎昏倒在地。

崇禎三年元月……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崇禎二年十一月,虎踞關外的後金政權突然出動數萬精銳大軍,繞過銅牆鐵壁般的關寧防線,從薊縣迂迴,對北京發動了閃擊戰。

這次不管怎麼推演都不大可能成功的奇襲竟然不可思議的成功了,明帝國的薊遼防線在後金鐵騎麵前形同虛設,轉眼之間,皇太極就打到北京城門外了。

薊遼督師袁崇煥率七千關寧鐵騎火速回援,隨後被丟進了監獄,關寧軍軍心渙散,在祖大壽的帶領下逃回山海關。

後金數萬大軍在京畿重地橫衝直撞,摧城拔寨銳不可當,明軍不敢離開堅城與之野戰,隻能眼睜睜看著後金軍在自己眼皮底下撒野,無可奈何。

無數村鎮就這樣被毀滅,無數平民被屠殺,被虜掠成為奴隸!區區幾萬人馬把帝國的心臟地帶攪得天翻地覆,直到實在冇有力氣再搶下去了才帶著無數戰利品和俘虜,洋洋得意的返回東北。

也就是說,他們在河北縱橫馳騁,肆虐了整整數個月之久,給明帝國造成的損失難以估量!財產人口的損失或許還能統計,這次大膽的奇襲給明帝國造成的心理打擊卻是無法估量的。

它意味著,明帝國在與後金政權的較量中徹底喪失了主動權,昔日蜷縮在明帝國腳下,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走狗如今已經變成了惡狼,它已經有能力置明帝國於死地了!八個月後,袁崇煥被淩遲處死。

這就完了嗎?不,這僅僅是個開始。

在隨後十幾年裡,後金建國,改國號為“清”,數度入侵,兵鋒所向,血流成河。

而帝國內部旱災蝗災澇災冰雹瘟役,冇完冇了的天災**將農民逼得家破人亡,最終為了活命,揭竿而起,陝西西山西河南河北湖北四川,遍地烽火,殺得血流成河,人命在這樣的亂世裡比蟻還賤。

在經過殘酷的廝殺後,李自成終於打進了北京,把延綿近三百年的明帝國送進了墳墓。

再然後,滿清入關,李自成敗亡,野蠻再一次戰勝了文明,嘉定三屠,揚州十日,湖廣填四川……半邊江山的花木都染上了血腥。

這就是明末,一個屍山血海血火交織的年代,一個人命賤如螻蟻的時代。

楊夢龍童鞋,歡迎來到明末!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