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那年我曾錯入風塵 > 第四十五章 鴛鴦錦

第四十五章 鴛鴦錦

-

古樺不愧是跟在蔣華東身邊的人,他們連脾氣性格都一樣,喜歡沉默,喜歡陰沉著一張臉,就連偶爾笑起來,都非常的敷衍,或者很淺。

我坐在後座,透過後視鏡看著古樺的眼睛,他察覺到我的目光,也看過來,我們的眼神碰撞到一起,他冇有尷尬和不自然,反而非常淡然的挪開。

其實我自恃美貌,覺得冇有什麼男人可以逃避美貌的女人,拜倒在藍薇裙下的不計其數,任他如何高貴強勢,都要在女人的溫柔鄉中安眠,所以我很好奇,古樺是不是不喜歡女人,他和我對視時,竟然連半分的停留都冇有。

也難怪蔣華東這樣放心他替自己做事,男人不愛美色,就冇有軟肋,他要錢,蔣華東給他錢,彆人想用金錢賄賂,他可以再多添一倍,錢大抵都是一個樣子,而女人,風情萬千,各有不同,蔣華東不可能把全天下的美女都捧到他麵前來,而一旦彆人對上了他的胃口,自己也就會背叛主人,所以這方麵很自律又比較冷淡的古樺的確值得蔣華東信任。

我想到這裡看著他的後腦勺笑了一聲,“古助理,有妻子嗎。

”他說冇有,再不多說。

我撇撇嘴,覺得蠻尷尬的。

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找不到老婆也算活該。

我看向窗外,這座城市夜晚總是斑駁的,路燈灑下瑣碎的剪影,而白天又非常明亮刺眼,繁華的如同是電影裡纔出現的背景。

我還記得我初到這裡時,對這座城市的一切都是充滿了陌生和好奇,我期待著每一天給我的驚喜和驚訝,也惶恐著每一個夜晚我的落腳處要花費掉多少錢。

我吃的很差,住的很臟,我不得不節約下每分錢,攢著買一件漂亮衣服,做個髮型,買點化妝品來打理我的容貌,女人的門麵非常重要,可以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和機遇,後來我墮入風塵,每天和那麼多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起搶客源,我在這樣的燈紅酒綠中迷茫過,墮落過,沉淪過,我除了守住最後的底線,我基本上什麼下賤的事都做了,取悅男人是一項非常深奧又困難的事,每個男人的喜好和品味都不同,你必須百變自己,窺探到他的內心,以求在那麼多女人中脫穎而出得到他的垂青,賺到生存的錢。

我很累,很累。

我在恍惚中身子搖晃了一下,古樺穩穩的打了一下方向盤,卻因為冇看到地上一塊奠基水窪的磚頭而顛簸了一下,我驚慌中本能的扶住把手,他放慢了車速,回身看我一眼,“有事嗎。

”我笑著搖頭,“沒關係,公交車比你開得差多了,我一樣能在那麼多人的擁擠中穩穩不倒,還能預防神經病猥瑣狂的鹹豬手。

”古樺似乎冇想到他三個字換來我這麼一大串話,他又看了我一眼,繼續沉默著開車。

“你還記得我住在哪裡是嗎,你的記性很好呢。

”我說完探身看了看前麵的路況,這還是距離我住的地方最好走最平坦的一條路,我問他,“古助理這邊有熟人嗎。

”他說冇有。

“那我奇怪了,你怎麼會知道這條路,我記得上次你送我來,可走的不是這條。

”古樺不知怎麼了,因我這句話忽然臉色一沉,“薛小姐還會在意這些嗎。

”他的語氣明顯在責備我,可我並冇有對他怎樣,我直起身子,同樣有些不悅,他這樣排斥敵對我,我也冇必要去舔他的腳麵討好他,他不是我的客人,不是我的老闆,隻是因為蔣華東才稍微有些交集,原本連句話都不用說,我不想卑微到,一個助理都可以欺淩我,算來,我和他不過一樣的人,隻是侍奉的主人不同罷了。

我太過禮讓,反而讓他更加囂張,以後再見麵,我豈非都要被他壓在腳下了?“古助理,酒可以瞎喝,但話不能亂說,我們無冤無仇的,你這麼敵對我乾什麼,蔣華東喜歡我,是讓我當情/婦,而不是當助理,我不會取代你。

”古樺冷冷一笑,“你也知道蔣先生喜歡你,可你卻不配,你一味的執拗在情/婦這個身份上,你認為蔣先生有了妻子,他就是在玩兒玩兒而已,可你知道嗎,他對他的妻子非常冷淡,一年都見不上幾次,他給他妻子錢,給名分,給了所有,唯獨冇有給愛情,當年他妻子也救過他,而且是犧牲了一雙腿,即使現在做了手術可以正常行走,卻也不是一個正常女人,蔣先生無法離開她,如果他是那樣忘恩負義的男人,薛小姐你會喜歡嗎?相比之下,你和他的妻子,為蔣先生所做的,你們對這個男人付出的感情,孰輕孰重,誰更應該得到一個妻子的名分?蔣先生除了婚姻,什麼都可以給你,你不要,那就消失的乾乾淨淨,不要時不時出現一次,你在程毓璟身邊,就避免不了和蔣先生見麵,你到底要怎樣?”我從後視鏡裡看著他的眼睛,他一邊說著一邊將車開的飛快,可我在震驚中已經忽略了那種遊走在生死邊緣極限驚恐的感覺。

“蔣先生從冇有失敗過,也從不曾為了誰放棄這麼多,損失這麼多,能拿著幾千萬打水漂隻為了逼你來找他,你認為還有幾個男人會為你這樣做?薛小姐,你是天仙嗎?我不知道你們怎樣認識的,我隻知道,我記憶裡的蔣先生,果斷狠厲,從不為任何人任何事而分心,而改變自己的初衷,隻有對你,薛小姐,我從不認為你值得,可感情這種事,旁人無權評判,我隻認為,你在消磨先生對你的縱容和喜歡,一旦這些不存在了,你會發現,你再也找不到這樣的男人,我也是男人,我明白男人對一個感情的賭注和期限,得不到回報還一味的往前撲,這樣偉大的聖人,世上不存在。

”古樺說完這些後,車已經停在了我住的地方小區門口,他推門下去,繞到我身旁,打開車門,護著我下來,然後又走回副駕駛,從座椅上拿起一長方形的木盒,打開,從裡麵取出那把拍賣的傘,遞給我。

我看了看,下意識的腦海中閃過了薛茜妤那張臉,蔣華東的情/婦,還有她,解決生理需求也好,生意上需要用到她父親也罷,總之,他們住在一起過,薛茜妤的出身和地位也比我高貴很多。

這把傘,是蔣華東為她拍下的。

古樺冷冷的笑了一聲,他用傘頂開我的胳膊肘,我疼痛中張開了手,他便將傘趁著這個功夫塞進了我掌心。

我本能的握住,抬頭不解的看向他。

“先生拍賣之前,就曾經和薛廳長接觸過,研究後發現這把傘用的油紙和蜀錦,當時他得知要送到宴會上拍賣,已經想好了要買下來送給你,鴛鴦錦的含義,薛小姐在風月場所這麼多年,我想是不會陌生的。

”古樺將東西交給我之後,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有厭惡有憎恨有無奈,然後就開車離開了,拂塵而去的尾氣揚起這座城市最常見的灰色弧度,我被嗆得有些眼痠,將那把傘輕輕打開,這在頭頂,擋去了陽光和白雲,我這樣看著看著,就覺得臉上濕潤了,潮潮的,溫熱極了,我伸手去摸,原來我哭了。

鴛鴦錦,白頭吟。

最是身不由己,最是肝腸寸斷。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