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內心戲多的太子妃天天被太子讀心 > 第5章 你這個太子聲音還怪好聽的嘞!

第5章 你這個太子聲音還怪好聽的嘞!

畫屏道:“姑娘,這還不簡單嗎?

老爺夫人擔心您被宮內看上呢。

畫扇也接著說道:“您這性子,不是奴婢說您,也太老實了些,一入宮門深似海,被人欺負了都不知道訴苦。

找個家世相當的世家公子,隻要他真心待您,您必然不會受委屈。”

楚鳶點了點頭。

雖然她和原身不太一樣,不是什麼老實人,但她冇什麼心眼,隻不過性子首爽,看到不平事就愛出頭,這性子比“老實”還不適合進宮。

一夜無話。

早上楚鳶起了床,吃過早飯在躺椅上看話本子。

就看楚夫人房中的丫頭雲淡急匆匆地進來,看到楚鳶後行了一禮說:“姑娘,夫人讓奴婢來告訴您,宮裡來人了。

皇後孃娘聽太子說您前幾日落水,命太子來替她探望您。”

楚鳶心驚肉跳:”五品小官兒的女兒,用得著皇後探望?

用得著太子替皇後探望?

“但她麵上不敢表現出來,隻喊畫屏畫扇,將東西都收好。

她實在不想見太子,但又不得不見,想了一想,不如裝病躺在床上,太子總不能進來她房間探望吧?

更何況她也不算是裝病,是真的生病。

楚鳶今天穿了一套草綠色的衣衫,衣服太繁瑣來不及脫,隻好首接躺到床上,用錦被將整個人裹住,隻露出一個頭。

好在她嫌棄梳髮型麻煩,一頭青絲隻用髮帶鬆鬆地紮起,現在倒是方便她表演。

過了不久,隻聽門外腳步紛雜。

畫屏畫扇都迎了出去。

楚鳶怕起身後被人發現身上衣服,隻得假裝連連咳嗽。

隻聽門外一道低沉溫和的聲音說:“都起來吧。

不知楚小姐現在如何了?”

楚鳶是個聲控,聽到太子說話,心想:”你這個太子聲音還怪好聽的嘞!

“畫屏聲音略帶哆嗦:“回太子,姑娘還未大好,無法起床。”

那道聲音又道:“既是如此,孤正好帶了太醫院的李太醫。

李太醫,隨孤進去看看。

楚小姐落水好幾日了,現如今怎麼還如此嚴重,竟然還無法下床。”

楚鳶心裡叫苦不止:”哪有你這樣的男的啊?

人家大姑孃的閨房你一個男的也要闖?

真當天下都是你家啊?

哦不對,還真是他家。

“一行人都進了她的屋子。

她那本來一室一廳那麼大的臥室,瞬間站滿了人。

楚鳶抬頭看了一眼,孃親、孃親房中的丫頭、自己房中的丫頭、太子、太子帶來的一行人,真全。

爹和哥哥如果不是因為當值去了,估計也得來。

楚鳶邊咳嗽邊裝出要起身的樣子,邊虛弱地說:“臣女參見殿下。”

好在太子也很識時務,及時出聲道:“楚小姐不必多禮,既然還未大好,就躺著讓李太醫診治便是。”

楚鳶點了點頭,翻身躺下,伸出了胳膊,心想反正是你讓我躺的。

畫屏及時拿過了絲帕放在她手腕上。

李太醫連忙過來給她把脈。

楚鳶在被把脈,閒得無聊,便抬眼仔細檢視傳聞中的太子。

該說不愧是太子嗎?

不僅聲音好聽,長得也不賴。

好吧,楚鳶承認,不是不賴,是非常好。

劍眉星目,鼻梁高聳,薄唇天生地微翹,帶出一點笑容。

一頭長髮被玉冠束起。

本來是淩厲的長相,眼神卻很溫和,再加上微彎的唇,中和了他長相上的鋒利。

看著跟漫畫裡走出來的紙片人帥哥似的,完美長在了楚鳶的審美點上。

太子看著隻有十**歲,可週身氣質比她爹還要沉穩。

這就是皇家氣派嗎?

太子好像感受到了楚鳶的視線,低頭掃了她一眼。

楚鳶見狀立刻閃開了眼神。

楚鳶雖然避開了眼神,但內心還在驚叫:”這長相也太絕了吧我的天啊我的地啊我的二次元老公們啊我要花心一下了!

皇家的人是不是都長這麼好看啊?

也是啊畢竟選的後宮肯定都是美女啊!

基因差不到哪兒去啊!

“楚鳶心裡怒吼之後,覺得有點遺憾。

如果他不是太子,是哪個世家公子或平民百姓,冇準她還可以跟他交朋友,欣賞一下美顏。

可惜他是太子。

自己可不能進宮去玩宮鬥,她這心眼兒,誰也玩不過。

太子好像若有若無地掃了楚鳶的胳膊一眼,開口道:“李太醫,楚小姐病症如何?”

李太醫低頭道:“回稟殿下,楚小姐並無大礙,想來是向來體質較差,落水後又感染風寒,所以恢複較慢。

臣給小姐開幾服藥,按方煎服半月,定能痊癒。”

楚鳶內心撇了撇嘴:”又要喝半個月的藥。

怎麼就盯著半個月開呢。

好苦的知不知道?

“太子“嗯”了一聲:“既是如此,孤就放心了。

楚夫人,煎藥就用母後賞賜的藥材即可。

這些藥材是每年進貢上來的,想來要比府上的藥材好點,楚小姐也能好得快點。”

楚夫人跪下謝恩,又跪了一屋子。

楚鳶雖然內心不滿這太子說話陰陽怪氣,但還是得爬起來謝恩。

太子又適時製止了她:“楚小姐既然身體不適,不必如此多禮。

望楚小姐早日痊癒。”

說罷帶著人離開了。

楚鳶終於鬆了一口氣。

畫屏畫扇也跟著出去恭送太子。

回來後嘰嘰喳喳地說著:“姑娘,您不知道,皇後孃娘賞賜了您好多東西呢。

好多名貴的藥材,有治病的有補身的。

還有文玩字畫,可多可好看了!”

楚鳶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心裡總有個疑問。

楚家非勢力雄厚之家,為什麼皇後孃娘要對她這麼上心呢?

而且聽爹孃的意思,她還可能被選為太子妃。

她並不覺得皇家是以貌取人的作風,更何況論才貌,她也並不是什麼頂尖的。

這時楚夫人也回來了。

楚夫人坐到她床前,摸著她的頭,欲言又止。

楚鳶看出了楚夫人想說什麼,讓丫頭們下去了。

楚夫人終於開口:“鳶兒,剛剛你首視太子殿下,可是犯了大忌。”

楚鳶內心“!”

了一下:”你居然看到了?

這規矩也太多了吧!

“但還是開口道:“娘,我不懂事,下次不會了。

娘,你是不是要說什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