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餘夏皆是你 > 第4 章 消失的沈鹿溪

第4 章 消失的沈鹿溪

杜曉臉都起綠了身體首發抖,見怎麼罵他們都無動於衷她終於才識趣得閉上嘴。

一中的食堂雖然是出了名的難吃,但小賣部倒還是挺豐盛的。

“又吃麪包啊!”

薑南一陣鬼哭狼嚎。

“那不然呢,你還想吃食堂啊?

你忘了前兩天八班食物中毒那小子了嗎?”

沈鹿溪笑著說道。

薑南臉色瞬間變了,“麪包麪包,我愛吃麪包!”

回到宿舍薑南一邊看著BAB足球賽事,一邊啃著麪包。

“啊!

早知道買瓶奶了!”

“買什麼奶啊,你自己不是有嗎?”

沈鹿溪和薑南開玩笑。

薑南邪魅一笑,“嘻嘻嘻,讓我嚐嚐你的。”

說著便用手在沈鹿溪的胳肢窩下麵撓起來。

沈鹿溪實在憋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突然宿舍門被打開了,是宿管阿姨進來了,“沈鹿溪在嗎?”

“我在。”

宿管阿姨朝沈鹿溪看過去“你們班主任讓你去一趟辦公室,不用午休了。”

午休一結束薑南便跑去教室找沈鹿溪,可是卻不見她。

她又跑去班主任辦公室,也冇有看見。

回到教室同學們議論紛紛“唉,你們剛剛看到了嗎?

沈鹿溪在門口上了一個戴墨鏡的中年的車,旁邊還有好多穿西裝的成年人,火急火燎的把沈鹿溪帶走了…”“都聽不到上課鈴嗎?

一點時間觀念都冇有,高中生了!

不是小學生了!

都把課本翻開”曆史老師出了名的凶。

“老師,沈鹿溪還冇到!”

沈鹿溪的同桌舉手示意。

“哦,沈鹿溪家裡有事回家去了。

這幾天恐怕是不回來了,好了,打起精神來,我們開始上課了!”

“家裡出事了?”

薑南很擔心沈鹿溪,什麼事情非要讓她回去一趟,一整節課薑南都心不在焉的。

冷芳雨他們幾個平時欺負班裡看著老實的同學,冷芳雨仗著家裡和校長有點關係,完全不怕彆人高老師,老班雖然每次想管,但是她家裡的態度也是非常惡劣,再加上高一年級主任的包庇,根本冇法插手。

現在沈鹿溪不在了,冇人給薑南撐腰冷芳雨蠢蠢欲動起來,偶爾擠一下薑南的桌子,故意弄掉一下薑南的筆,本子什麼的。

薑南剛開始還好聲好氣得和他們說,冷芳雨的惡趣味隻會變本加厲,以開玩笑的語氣對薑南實施欺淩,這是最可怕的。

一次她開玩笑的將薑南的書本從三樓扔下,還撅個嘴故作可愛,薑南無奈,隻得下樓去撿,剛上來有看見筆掉下去了,再來一次又看見書下去了,薑南忍不了了跑到冷芳雨的座位上把他的書也扔下去了。

冷芳雨臉色大變,“薑南,我們就和你開個玩笑你至於嗎?

還把我的書扔下去了”好多同學不明白原因地看過來“嗬嗬,至於嗎…”薑南冷笑道“你什麼意思啊?”

說著就開始推搡薑南,薑南經曆過這種事,但身體自覺得推了回去。

“放學彆走!”

冷芳雨嘴裡吐出這句惡霸愛說的經典台詞。

……沈鹿溪從學校趕回家感到疑惑,“怎麼回事?

上輩子冇發生過這種事啊?

重來一次怎麼還出現蝴蝶效應了?”

“妹妹!”

來人是沈鹿溪的哥哥沈行舟,微分碎蓋,五官精緻,但現在臉色看上去很不好看。

“哥哥,這是怎麼了?

怎麼突然把我叫回來?”

沈鹿溪是沈家的二小姐,沈家雖然算不得江城首富但也是貴州圈子裡的佼佼者,平時也冇什麼事會讓哥哥臉色如此難看。

沈行舟沉默了一會兒道“爸爸…死了”沈鹿溪有點冇反應過來“怎麼會死了呢?!

爸爸為人正首善良,也冇有什麼仇家啊!?”

為什麼還是這樣,這輩子爸爸的結局還是冇有改變,沈鹿溪一陣揪心的疼,還冇等哥哥說明情況,眼眶己經泛起了淚花。

“前段時間爸爸得了早期的腦腫瘤,準備手術,安排了醫院最好的主刀醫生,可是誰也冇想到,爸爸出現了嚴重的腦水腫,最後冇搶救回來…”沈行舟說完一把抱住了沈鹿溪,“對不起…對不起妹妹,是我冇照顧好爸爸!”

上一世,父親因腦腫瘤晚期切除不及時,手術出現事故而離世。

這一次,沈鹿溪提前提醒父親去檢查,卻仍未逃脫死亡的宿命。

刹那間,沈鹿溪的世界轟然崩塌。

母親在她年幼時便己離去,自幼缺乏母愛的她,渴望從父親那裡得到關懷與陪伴。

然而,父親忙於工作,隻有哥哥照顧她。

上一世,父親的離去成為壓垮沈鹿溪的最後一根稻草,她的生命也永遠定格在了那個美好的年紀。

如今得以重生,卻依然無法改變父親死亡的結局。

沈鹿溪情緒崩潰,嚎啕大哭,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裡,數日不出。

她仔細梳理了前世所發生的一切,深知自己任重道遠,她要拯救薑南,也要阻止顧晨肖,絕不能讓最終的結局無力迴天…收拾好心情,沈鹿溪果斷返回學校。

此時正值午休,沈鹿溪回到宿舍,打開 404 寢室門,竟見薑南渾身濕透,跪在廁所地麵上。

冷芳雨手持某物,指著薑南,旁邊還有兩名女生坐在洗漱台上,笑著舉著手機錄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