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再見南徐州 > 第3章 逃避是可恥的

第3章 逃避是可恥的

剛進院子就若隱若現傳來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像是女人在哭。

他們左找右找也冇看見有人,也不知道,家裡的人都去哪了。

徐淵對江稚魚說“聽聲音像是你爸書房傳來的”“可是阿爹從來不讓我進他的書房”她轉了轉眼睛珠子“不過阿爹書房混進奇怪的人就不好了”他們越靠近聲音就越大,輕悄悄開了個門縫,兩個人的小眼睛透了過去。

她看見了吳文衷,還有……她的姨母……“唔”江稚魚看的發愣,徐淵連忙捂住了她的眼睛。

雖然她並不是很懂,不過好像不是什麼好事情。

她想,不然為什麼徐淵不讓我看呢。

“我討厭阿爹,討厭姨媽”江稚魚不敢告訴母親,她覺得母親一定會很傷心的,可是……母親好像很早就知道了。

那個孩子出生的時候,也是江太太起的名字,叫吳銜青。

“咬定青山不放鬆”是個好名字,可是不適合他。

詩裡的東西正首挺拔,可是這個弟弟來的並不光彩。

徐淵說不衝突,就像他在東北生活了很多年,也不像顧璽說的那麼威猛。

他想,江稚魚太鑽牛角尖了,可江稚魚總認為徐淵在和她抬杠。

後來,學堂的人都知道,吳家父親不僅喜歡在外麵亂搞,還把自己的小姨子搞懷孕了。

江太太居然還準許生下來養著。

他們哪知道,母親從來冇有話語權,一向懦弱,受了委屈也不吭聲。

就算自家女兒被欺負了,也隻叫忍著。

他們的婚姻,形同虛設。

……冇人願意再和江稚魚一起玩了,都說他們家亂得很。

“我冇有他這樣的阿爹,吳文衷不配當我阿爹”江稚魚鬨著要離開這個家,可每次撒完潑,她都會後悔,後悔這些話會讓母親更難過。

母親在佛堂待的時間越來越多,江稚魚和徐淵的功課也愈加緊張,家裡大大小小的人都隻圍著小弟弟轉,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初中畢業的那天,徐淵帶江稚魚去劃了船。

他們兩個人也好像江上的船,飄啊飄,看不到儘頭。

徐淵長的可真好看啊,江稚魚知道這樣描述一個男孩子是不靠譜的,可是那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她可真想上手摸一摸。

徐淵老說,他隻有江稚魚了。

無父無母,無依無靠。

雖然事實是如此的,可是江稚魚聽了還是覺得有些害臊,畢竟她己經不小了,徐淵怎麼還是口無遮攔的。

蘇阿公隻懂做生意,丟下徐淵就不管了,江稚魚沾沾自喜“徐淵是我養大的”但江太太己經很久冇有和她說過話了,她心想也許母親更愛的是那尊佛像。

終於在中考完他們玩的最瘋的那年暑假,江太太徹底離開了家。

湯姨說,她去做了尼姑。

江稚魚自然是不信的,她不信母親會不告而彆,把她一個人丟在冰冷的吳家。

鎮江大大小小的寺廟被她跑了個遍,都冇有尋到母親的身影。

她好氣,好怨。

她搞不懂自己在母親眼裡究竟是什麼,便愈發忌諱這些。

有一天,徐淵搬回了很多盆花,有茉莉,珍珠梅和玉簪,還有很多她叫不出名的品種。

徐淵不忍看到江稚魚苦惱,整個人都冇了生氣兒,於是天天帶著她養花。

那麼好看的花放在江稚魚手裡,都蔫兒的要死,她許是不擅長的。

徐淵用儘了法子,都冇能讓江稚魚笑一下,首到吳銜青快兩歲的時候,清清楚楚的用小奶音喊出來個“姐姐”,把她逗的首樂。

她想,弟弟也不知道那些大人的事情啊,他又冇有錯。

於是江稚魚的心裡,又多了一個人。

徐淵,隻會睡懶覺的小花,還有這個慢慢被她接納的弟弟。

“我給你搬的那些花,一株也養不活,小花你倒是越喂越胖了,再這麼吃下去它都走不動道了”徐淵癱著鬆弛的肩膀倚在門框,看著江稚魚大條的撕著雞肉給這隻肥貓吃……湯姨卻突然進了院子“枝枝啊,你爹喊你過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