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清冷佛子他總想 > 第20章 狗男人吃醋了

第20章 狗男人吃醋了

-

蕭寒目光控製不住的朝著屋門口望去。

聽到漸行漸遠的腳步聲,他緊了緊拳頭。

唐小茉那個妖女,最近這幾天不是一直對他避而不見嗎?

今天怎麼又想起跑到他麵前刷存在感了?

他心中氤氳不散的那一股邪欲,在聽到她聲音的那一刻,隱隱有破體而出的衝動。

他目光不自覺看向她丟進來的那一遝手帕巾,想要去看看她究竟又在玩弄什麼把戲。

可他忍住了。

他不能再被她動了意誌。

晚上夜深人靜之時。

他又做了那個難以啟齒的夢。

夢中,他握住她雙肩,把她按在身下。

他盯著那一雙濕漉漉的眸子,又哄又騙道:“乖,幫幫我。

濕熱的觸感瞬間傳遍周身,激起他的一陣陣喟歎。

畫麵一轉,他看到唐小茉一絲不掛的爬上其他男子的床,耳邊傳來他們歡好的聲音。

他瞬間驚醒,額頭上冷汗涔涔。

他已經好幾天冇有做這樣的夢了,今天那個妖女隻不過在他耳邊喊了幾聲,他又開始做噩夢了。

蕭寒目光瞥見被丟在一旁的手帕巾,鬼使神差般,撿了起來。

他就算是看了,彆人也不會知道。

他到時候再放在原處就好。

蕭寒這樣想著,打開了手帕巾。

打開的瞬間,他全身緊繃著,大腦頭皮一陣發麻。

他體內剛剛被壓下去的**,像是彈簧般被釋放出來。

比剛剛還要強烈。

手帕上紋得男女交融的畫麵,他看了都麵紅耳赤,小腹處一片灼燙。

關鍵每一個手帕巾上的姿勢,都不重複。

上麵把男人的張狂與女人的嬌媚繡的那般醒目。

“唐小茉!”蕭寒咬牙切齒道。

這個女人怎麼會知道這些?

她把男人刺繡的那般活靈活現,是之前見過?

蕭寒心中又氣又怒,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抓進來,問個清楚。

他把所有手帕巾上的刺繡圖案全部都看了一遍,最後看到她在最後一張手帕巾上鐫繡著一行小字。

“以上所有男性視角的靈感,全部來自於姑爺。

女子便是小茉自己。

“唐!小!茉!”蕭寒的聲音彷彿是從喉嚨中硬擠出來的。

他就冇有見過這般大膽的人。

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

——

我早上醒來後,不斷朝著門口張望。

那個狗男人還冇有叫人過來傳喚我?

一直等到日上三竿,還是冇有看到人影。

難道是我刺繡的那些春宮圖,不夠栩栩如生?

不應該啊。

我的刺繡在大學時期,一直都是數一數二的,還拿過全國競賽一等獎。

難道狗男人看了,還是冇有反應?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

我要再去給狗男人加點猛料。

這樣想著,我便起身,又去做了一些桂花糕。

來到重陽殿門前。

淩風看到我時,對我拔刀相向。

他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盯著我,勢必不讓我靠近殿門半步。

“唐姑娘,刀劍無眼,若是姑娘再往前一步,很有可能會有性命危險。

”他冷冷開口。

“淩風哥哥你誤會了。

”我盈盈一笑,乖巧開口說。

淩風一怔,那雙幽深的眸子在我臉上逡巡,似是要找到一絲破綻。

我手中端著食盒,小心翼翼的走到淩風麵前道:“淩隊長,我今天不是來找世子爺的,我是過來找你的。

淩風麵露錯愕,一時有些手足無措。

“對,我今天就是過來找淩隊長的,淩風哥哥,謝謝你最近的照拂,這是我特意為你做得桂花糕,你嚐嚐味道怎麼樣?”我打開食盒,纖細的手指拿著一塊酥酥軟軟的桂花糕,遞到他麵前,淺淺一笑道。

淩風整個人如同雕塑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盯著我。

桂花糕淡淡的香氣,混雜著女子身上獨特的牛乳般的清香慢慢吞噬著他的神經。

他上下滾動的喉結,凸顯出他那顆不安的心。

我把糕點離他更近了一些。

“淩風哥哥,這些桂花糕都是我親手做得,好吃的緊,你快嚐嚐嘛?”我撒嬌道。

淩風的呼吸急促幾分。

“咚~”得一聲。

我聽見殿內傳來一聲水杯砸落在地上的聲音,嫣然一笑。

狗男人的行為已經暴露了。

他吃醋了。

淩風瞬間回過神來,往後退了一步,與我保持著足夠的安全距離。

我已經試探出姑爺的心意,把手中的餐盒放在地上,看向淩風道:“淩隊長,我先回去了,你若是喜歡吃,明日我再給你送些過來。

淩風急忙拒絕道:“不必了!”

我莞爾一笑,朝著殿內望了一眼。

狗男人,看你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