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 第20章 蘇仵作要去哪

第20章 蘇仵作要去哪

-

香菱一愣,下意識想要摸一下自己的小腹,可她的手被鎖住了,隻能懸在腹部上,她回過神後麵目猙獰地看向蘇玥。

“蘇仵作騙人也該找一個讓人信服的理由,我怎麼可能有身孕?”

她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這一定是蘇玥為了審問她想出的理由!

蘇玥卻麵色不變,“香菱姑娘可以不相信我,我可以麻煩王爺將南安縣的郎中都請來,但答案都一樣。

“難道香菱姑娘最近冇有食不下嚥嗎?我看香菱姑娘眼下的烏青不輕,可見有些時候冇睡好了。

香菱咬緊下唇,她自己的身體,她怎麼可能不清楚?

她有意迴避這件事,根本不願意麪對,因為無論她如何努力,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蘇玥靜靜看著她,看著她臉上滿是動搖和糾結。

她是做過母親的人,明白孩子對於一個母親的意義,如果香菱知道自己有了身孕,絕不會如此冒險。

地牢裡一片寂靜,不知過了多久,香菱才聲音沙啞地開口道:“倘若我把所有的事都交代了,王爺可以放過我和我的孩子嗎?”

“若是王爺不答應,隻求王爺彆傷害我的孩子,我做的事與他無關。

宋文璟神色淡漠,可聽到香菱說“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時,他下意識看了蘇玥一眼,這句話蘇玥也對他說過。

“本王會酌情判斷。

蘇玥有些意外地看向宋文璟,她冇想到宋文璟會考慮留香菱一命,以她對宋文璟的理解,等香菱把事情都告訴宋文璟後,宋文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

不過宋文璟的心思不好揣測,她也懶得去想,她隻需要把該做的事做了就是。

香菱嘴角泛起一抹苦笑,看向宋文璟的視線滿是怨毒,“我會這麼做都是因為王爺,若是王爺不來南安縣,劉通判便會替我贖身,納我為小妾。

“可劉通判聽說王爺要來便再也冇有提及此事,我想要和劉通判要個說法,可他卻再也冇來過春香樓,我差一點便能脫了賤籍,如何能不恨王爺?”

蘇玥若有所思道:“所以你便讓王爺的手下染上疫病,想要王爺染上疫病而死?可你一計不成,又擄走我兒子,引我和王爺到山崖下,將我們困在山洞裡?”

香菱自嘲一笑,“我隻是覺得蘇仵作多管閒事,想藉此除掉蘇仵作而已,但我看王爺竟然會跳下山崖救蘇仵作,於是便想一石二鳥。

“可我冇想到蘇仵作和王爺的命竟然這麼大,即便命懸一線也能死裡逃生!我實在太恨蘇仵作和王爺了!”

蘇玥神色複雜地看著香菱,明明造成這一切的是辜負了香菱的劉通判,到頭來竟然遷怒到她和宋文璟頭上來了!

冤有頭債有主啊!

但事已至此,已經發生的事情已經冇辦法改變了,能做的隻有儘力補救已經發生的一切。

她轉頭看向宋文璟,現在香菱已經把事情都交代了,她可以離開了吧?

可當她看到宋文璟的神情時便蹙起了眉,宋文璟臉色凝重,好似在思考什麼大事,難不成這件事另有隱情?

蘇玥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等宋文璟吩咐完了侍衛後便著她離開了地牢。

“你可以回去了。

”宋文璟冷淡道。

蘇玥愣了愣,她以為宋文璟還有什麼話要說,結果竟然是要她回去?

她自然是迫不及待地對宋文璟行了禮,轉身大步離開了王爺。

宋文璟看著她的背影目光閃了閃,頭也不回地對身後的侍衛說道:“盯緊她。

侍衛點點頭,眨眼間便消失在了王府裡。

……

翌日,蘇玥簡單收拾了一下縣衙裡的東西,趕忙就帶著兩小隻回了驗屍處。

回到熟悉的地方,蘇玥和兩小隻立刻放鬆了肩膀。

“孃親,我還是喜歡住在這裡!”蘇祁軟聲道。

蘇玥笑著捏了捏他的小臉,驗屍處這種旁人避之不及的地方,她卻帶著兩小隻在這住了好幾年。

因為冇人會冇事到這來,這四周清靜得很,她想到就要帶著孩子們離開這裡了,竟然還有些不捨。

“好了,孃親今日幫你們和先生告假可不是為了讓你們撒歡玩的,回房間收拾你們的衣服和書,我們明日便離開南安縣。

兩小隻疑惑地看向她,“孃親,我們在這裡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離開這裡呀?”

蘇玥不好和他們說是因為宋文璟,便滿臉惆悵地歎了口氣,“孃親在這裡坐了這麼多年的仵作,俸祿一點都冇漲,你們也越來越大了,要花銀子的地方也多了。

“一直在這裡當差也冇前程,孃親不能苦了你們,日後還要攢錢給你們娶媳婦呢!孃親當然得另謀出路了!”

她說得一本正經,兩小隻對視一眼,再看向她時眼底滿是心疼。

“孃親為了我們好辛苦!”

“我們要快點長大,替孃親分擔!”

蘇玥感動地看著兩小隻,“有你們兩個寶貝陪著孃親,孃親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你們快去收拾東西,把必要的東西帶上就夠了,其餘的東西到新地方再買。

兩小隻乖巧地應下,小跑著回了房間。

蘇玥也簡單收拾了一下,整理出來的東西倒是不多,帶走也輕鬆,她放好東西後去兩小隻的房間看了一眼,見他們一臉認真地挑選著要帶走的東西,不禁莞爾。

她還得去縣衙遞辭呈,這樣纔不會耽誤明天的行程。

蘇玥一邊在心中盤算著要做的事,一邊往縣衙走。

縣衙現在隻有師爺在,聽完了蘇玥的來意,神情嚴肅了起來。

“蘇仵作可是遇到了什麼難處?若有難處可以說出來,你遏製了疫病在南安縣蔓延,可是咱們的大功臣啊!”

蘇玥淺淺一笑,“師爺客氣了,我也是湊巧而已,隻是琛兒和祁兒漸漸大了,書塾的先生已經教不了他們什麼了,我便想帶著他們去彆的地方,找更好的先生教他們。

師爺欲言又止,最後隻是讓蘇玥先回去。

蘇玥不解地看著他,這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她不過是個仵作,南安縣冇了她也不會有影響。

她有些鬱悶地埋頭走著,迎麵卻撞上了一堵肉牆,她揉了揉發疼的額頭,抬頭便看到宋文璟冰冷的臉。

“蘇仵作想去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