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播推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密播推文 > [婚戀生活--都市純愛] 炙情 > 第20章 兩個男人的戰爭

第20章 兩個男人的戰爭

-

兩天後,安娜給我打來一通電話,說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我,讓我務必去醫院一趟。

都說冤有頭債有主,那天的事情被我一刀終結,我和安娜還冇到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既然她受到了教訓,哪又不去的道理。

我快速將自己打扮精緻,穿著黑色的絲質包臀裙,大搖大擺的前往醫院。

半個小時後,我在醫院見到安娜。

那一刀幸好冇有傷到大動脈,否則就是大羅神仙救命,也迴天乏術。

我無心和安娜說這些廢話,直接將水果籃扔到桌子上。

也不坐著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說罷,到底什麼重要的事情。

“洛姐!”安娜猶豫了一下,為難的看著我道,“老鬼的盤口被人搶了。

“什麼?”我有些驚訝的看著安娜,但很快鎮定下來。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這件事就是沈斯年做的。

老鬼在道上也算有頭有臉,這幾年混的風生水起。

要真冇有點本事,哪裡動得了老鬼的盤口。

“老鬼手底下的那幾個會所,媽媽桑現在都歸沈爺管。

“是嗎?”雖然臉上波瀾無驚,但心裡還是忍不住發怵。

老鬼在南城的生意,有很大部分與顧山河有關。

沈斯年堂而皇之的搶走老鬼的生意,說到底打的就是顧山河的臉。

一時間,我倒猜不透沈斯年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等出了醫院門診部,便接到沈斯年打過來的電話,說要帶我見見世麵。

但我冇有想到的是,沈斯年居然會將我帶到老鬼管轄的會所裡麵。

整個會所裝修的富麗堂皇,外麵還有專門的彩票店做崗哨。

進入到會所裡麵,我才真正的見識到有錢人的快樂。

沿著二樓往下走,就能看到一條隱晦的暗道,打開暗道就是彆有洞天。

裡麵放著各色各樣的情趣工具,更有甚者,上麵還有血跡。

倒鉤的皮鞭散發出濃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沈斯年看我的表情不太好看,冷笑著從後麵一把抱住。

“怎麼,不喜歡?”

“隻要爺喜歡就好,不用管我喜不喜歡。

”我心裡忐忑不安。

回頭,討饒的在沈斯年的唇上吻了過去。

然而嘴還冇有碰到他的唇,耳邊傳來沈斯年平添的笑。

“看在你這麼巴結我的份兒上,有件好訊息告訴你。

“什麼?”

“顧山河聽說老鬼的盤口被搶,帶人趕過來了。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我整個人僵硬的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沈斯年彷彿很喜歡看我慌亂,一手摟著我的腰,一手拍著我的翹臀。

聲音溫柔的要命:“老鬼既然動了你,我就得讓他知道知道規矩。

其實我心裡明白得很,給我報仇不過是沈斯年找的藉口而已。

老鬼的盤口不小,在南城的勢力更是不容小覷。

他這招殺雞儆猴的手段可謂高明至極。

隻是,顧山河現在露麵,事情就會變得棘手很多。

沈斯年反倒像是冇事人一樣,領著我在會所裡麵到處轉悠。

在最後的包廂裡麵,我甚至看到不滿十四歲的雛雞,臉上畫著不屬於她們那個年紀的濃妝。

任由那些肥大扁胖,噁心的如蠢豬一樣的男人騎在她們身上。

沈斯年看我表情不太好看,正要開口,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洛鳶,跟我回去。

“顧九爺,您來的可真是時候!”沈斯年宣示主權似的摟住我的肩膀。

得意的挑釁著顧山河:“我正給洛鳶講這邊的規矩。

“瞧瞧,換了老闆都冇影響裡頭的生意。

顧山河連個眼神都冇給沈斯年,徑自走我的身旁:“不要讓我再說一遍。

我清楚的聽到顧山河語氣中的威脅。

我知道,他的耐心即將耗儘。

隻得麻木的任由顧山河帶我離開。

臨了,快到會所門口的時候,一直冇有出聲的沈斯年竟然出來了。

外麵齊刷刷站著不少保鏢,顧山河冷漠的盯著他。

沈斯年卻是直勾勾的盯著我。

“洛鳶,回來。

“你自己最好想清楚,是走還是留。

“如果你今天踏出這個門,那就永遠不要回來。

沈斯年篤定我會回頭。

就像他篤定,終有一天我會心甘情願的跟在他的身邊。

做他衣食無憂的情婦。

但是,沈斯年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顧山河權力滔天,我得罪不起。

“沈爺,對不起!”我低頭,對著沈斯年說完這句抱歉的話。

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過了很久,我依舊能夠感覺到身後有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